居、居然还有李泽言x魏谦这种拉郎……

突然想到我开学的时候顾帅生日,非常绝望了

如何将人物写得更立体?

轻言_你看那里有个蓝河呀:

淇书:



东雨:







问灵十三载:















一个奶味儿的嗝儿:































●觉得很有用,便搬运过来
●问题摘自知乎,答案摘自谢熊猫君
●作者:Chuck Palahniuk
●全文 http://litreactor.com/essays/chuck-palahniuk/nuts-and-bolts-%E2%80%9Cthought%E2%80%9D-verbs


从现在开始,在接下来最少半年内,你不可以使用“思想动词”。
思想动词包括:想,知道,理解,意识到,相信,想要,记住,想象,渴望等等等等你喜欢用的动词。
思想动词还包括:爱和恨。
还有些无趣的动词,比如“是”和“有”,也要尽量避免。



在接下来的半年内,你不可以写出这样的句子
李雷想知道韩梅梅是否愿意晚上和他出去约会。
你必须写这样的句子
这是一个早上,李雷错过了昨晚的最后一班列车,所以只能支付了高昂的打车钱回家。回家后他发现韩梅梅在装睡,因为韩梅梅从来不曾睡得这么安静过。以往,韩梅梅只会把自己的那杯咖啡放进微波炉里加热,这一天,两个人的咖啡都加热好了。
你的角色不可以“知道”事情,你必须把细节展现给读者看,让读者自己“知道”到这些事情。
你的角色不可以“想要”一件东西,你必须把这件东西描述给读者听,让读者自己“想要”这件东西。



你不可以写
李雷知道韩梅梅喜欢他。
你要这样写
课间的时候,韩梅梅总是会紧紧地靠在李雷经常打开的储物柜上。她单脚站着,另一只脚的高跟鞋则顶在储物柜的门上,留下一个高跟鞋底的印记,也留下她的香味。这样当李雷来使用储物柜的时候,密码锁上就会有她的体温和香味。到了下一个课间的时候,韩梅梅又会靠在那里。
也就是说, 你在描写人物的时候不可以走捷径,只能描写感官细节——动作、气味、味道、声音和触觉。



通常来说,写作的人把“思想动词”用在段落开始,先用这些思想动词陈述了段落的骨架,然后再来描绘。例如:
凯特知道她这次赶不及了。车辆从远方的桥那边就开始堵塞,挡住了八九个公路出口;她的手机电池用尽了;家里的狗还没有人带出去溜,这下肯定要把家里弄得一团糟;她之前还答应了邻居帮忙给花浇水……
你看,开头那一句“知道”把后面的那么多描述都给剧透了。不要这样写,如果你真的想写“知道”,那你可以把这句话放到段落的最后面,或者干脆改写成
凯特这次肯定是赶不及了。

思考是抽象的,知道和相信是无形的。你只需要用有形的动作和细节来描述你的角色,然后让读者来“思考”和“知道”,你的故事写出来就更好了。
爱与恨也是。
不要直接告诉读者
露西讨厌吉姆。
你应该像个法庭上的律师一样,一个细节一个细节的讲,把“讨厌”的证据一个一个列出来。
早上点名的时候,老师刚念完吉姆的名字,在吉姆刚要答到的时候,露西轻声的说了句‘呆逼’。

刚开始写作的人常犯的一个错误就是把他们写作的人物孤立起来。作者可能在写作的时候是一个人,读者在读书的时候可能是一个人,但是你笔下的人物只可以在很少的时候是一个人的,因为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开始“思想”。
马克开始担心这趟出门会花太久的时间。
更生动的写法是这样的
公车时间表说车12点的时候回来,马克看了下表,已经11点57了。这条路一路看到头,都没有公车的影子。司机肯定是在很多站之外的地方偷懒停车睡午觉呢。司机在会周公,马克却会因此而迟到。当然这还不是最糟糕的,司机可能还喝了点小酒,最后载着马克开着开着就撞了……
一个被孤立的人物会进入想象和回忆中,但是即使这样,你也不可以用”思想动词“。



而且,你也不可以用”忘记“和”记得“。你不可以写
莉莉还记得吉姆是怎样给她梳头的。
要写成
大二那年,吉姆会用自己的手温柔的给莉莉梳理长发。
不能走捷径,要写细节。当然,尽量不要让人物孤立,让人物互动起来,让他们的动作和语言和展现他们的思想,你作为作者不要去干预你的人物想什么。




另外,在你努力避免使用“思想动词”的时候,尽量减少“是”和“有”这样单调的动词。
不要写
“安的眼睛是蓝色的”或者“安有蓝色的眼睛”。
要写成
安轻咳了一下,用左手轻轻的拂过脸庞,把烟从她蓝色的眼睛旁边拍散,然后她微笑着说……
尽量少用“是”和“有”,试着把这些细节掩藏在人物的动作后面。这样,你就是在展现你的故事,而不是简单的说故事。




你如果真的按我说的在写作时候给自己这些约束,你一开始会很讨厌我,但是过了半年之后,你就可以不再纠结这些约束了,到时你就习惯了这样的写作方法。



























APH极东耀攻向作品推荐(占tag歉)

APH极东耀攻向作品推荐主页:

推荐文手:叶子


【首要声明:文评提到的文手排名不分先后,想到谁写,谁的写完了就先发。因为或多或少会带有个人私心和偏好,文评无法做到公正客观,非常抱歉。】


@leaf幕降临


叶子太太虽然已经好久没产极东了但是她曾经留下来的作品确实被我翻过来倒过去回味了好多次,印象最深的就是她的耀菊《the winner》。


扑克设定一直是个人最喜欢的设定所以对于她的这个长篇可谓是情有独钟,剧情不复杂读来却很有味道,从一开始的误会与虐到最后真相大白的甜,她把耀菊两个人之间朦朦胧胧的爱意与纠结表达的淋漓尽致,特别是一开始小菊所体现出来的孤单和对老王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就像钳子一样揪着读者的心,让人既心疼小菊的遭遇又期待两人最后的结局。


小菊的坚强还有他有苦不说的性子都被呈现在了这个文章里,和老王争执时那股子倔劲儿却也想让人在他的脑袋上敲几下。老王在文章里只要一出场就感觉自带特效四周都在闪,该欢脱时欢脱该正经时正经该狠心时狠心,他在小菊受伤后那句话简直戳爆苏点。两人纠缠的爱情我们也是有目共睹。


露子出场时也真真切切的给人一种极大的震撼,读那几段时脑中自动出现对应的画面,还有他与老王的交情也让人止不住的感叹,那份将王耀从淤泥中拯救的莫逆之交。


千言万语最后只能化成“我好喜欢”实在抱歉,但是我就是要再重复一遍我好喜欢喜欢的不得了。最后耀菊二人结婚时那副盛大的场面真真的戳了我的泪点,那种本以为失去却突然复得的喜悦。整篇文的感觉就像浓浓的苦咖啡里加入了奶油一般。


【内含r18注意】【一切cp以文章tag为准】


建议食用年龄:【因为含有18禁所以不好建议,清水洁癖党注意】


【欢迎大家推荐其他文手太太,让我们一起为耀攻向极东尽自己的一份力,壮大我们的队伍。让闪光的太太继续照亮前方的路,让被埋没的太太开辟新的征程。】

如何正确地通过评论勾搭画手

若木为茶:

鉴于有些写手小伙伴抱怨画手不好勾搭,有些画手小伙伴被一些评论弄得十分郁闷,于是来写个不保证对也不保证全的无责任指南,愿大家都能勾搭上脑洞相通的画手小伙伴~


1.做好阅读理解


错误举例:哈哈哈哈哈!


错题点:这可如何回复……大部分画手都语死早,我等连ID都取不出来,甚至用颜文字来填写ID的文废们,真的不知道如何用颜文字之外的东西来回复全能又抽象的哈哈哈QAQ


正确举例:太太您真是丧心病狂哈哈哈哈哈!那个XX居然做出了XXX的事情,很好这很符合人设哈哈哈!


太太:谢谢夸奖,我还要继续努力,把丧心病狂发扬光大,让丧心病狂走出地球,征服宇宙(ง •̀_•́)ง 【不是】


PS:如果太太画了感人至深的正剧,就不要夸人家丧心病狂了。


2.永远不要夸太太画得像谁谁谁


错误举例:太太您画得真好,这即视感仿佛*EI子太太2.0!


错题点:画手基本上都希望自己的画风像身份证号码一样独一无二,这么说的话,被夸的太太和*EI子太太都不会高兴的。


正确举例:太太您画得真好,一眼就看出是您的画风!


当然,如果画风并没有非常独特,这个,不夸也行……


不夸画风像谁就浑身难受的进阶举例:太太您画得真好,仿佛______再世!(下划线内请填写非常有名且死了很久的画师,比如达芬奇拉斐尔莫奈克里姆特,像是达利毕加索请慎用)


3.看清CP tag, 可以脑补别的CP,但是不要说出来


错误举例:太太您画的BA简直神了!(然后cp tag其实是AB)或:太太您就不画画AC吗!(其实cp tag只有AB)


错题点:画师大大内心OS:评论说BA好AC好就是不说AB好,那就是说我的AB安利卖得不到位,卖了假安利,我要生气了!此举对于洁癖大大杀伤力+1000%


正确举例:AB真棒真可爱,AB的XXX互动我喜欢~


这样太太就可以回复哎呀我也是,其实XXX互动后还有XXX剧情,不说了我去画一下明天更新。


4.有技巧地求图


 错误举例1:太太你画一个我!


错题点:如果你不是画师太太爱豆又没有给钱,一般这事不能成,能成都是真爱。


正确举例:想看太太画更多XXX~(XXX是太太正在萌的东西)


错误举例2:太太我脑补了XXXX梗,你画一下呗!


错题点:画条漫的乐趣在于脑补不在于画,你都把脑补讲完了只剩下画这个步骤,这仿佛是剥夺了吃饭的权利只留下发胖的权利啊!


正确举例:太太我脑补了XXXX梗,觉得XXCP一定能干出这样的事来呢«٩(*´ ꒳ `*)۶»


这样万一画师太太觉得你的梗很萌脑补了100P长漫画【which经常因为手速不足缩水到1P】,就会主动来要授权画了~


5.分清同人和原创 


错误举例1:【指着XX同人】这个原创真好看,这个原创从衣服到发型都好看!


错题点:我画得有那么OOC吗,太太怀疑人生,太太不想和你说话。


正确举例:这个【此处复制粘同人tag】真好看,这个paro的世界观好新颖哦!(新颖到我差点没认出什么的请尽量不要说或者委婉地说)


于是太太有一定概率会展开描述一下世界观,有一定概率会给你讲个棒棒的故事。


错误举例2:【指着XX原创】这个是*日月吧?要不一定是*狐!算了我猜是*笔小新!


错题点:太太非常悲伤,非常伤心,非常生气,愤而关机,太太再也没有开机回复你的评论。


正确举例:啊啊原创图呢,太太居然画了原创图哦~(因为画得太少而不小心让我往同人角色上去猜了这种大实话就不要说了嘛)


6.画手也是大活人


这个不好举例子。


中心思想就是,就算是用电脑画的图也是太太画的不是电脑画的,付出了很多时间,不要无授权搬运,抹水印,商用etc. 也请不要说一些你怎么画图这么慢你看看隔壁*台太太高产又高质日更千图分分钟搞出一人役小动画……有的画师真的就是画的慢或者三次元忙,催图也没有用……愿意用闲暇时间画稿子以外的图都是用爱发电,希望大家理解~!


而且大活人也有各种各样的性格和缺点,长相也是各不相同,请不要过度美化,把画手们看成白衬衫白裙子坐在高脚凳上优雅画画的不食人间烟火的神仙哥哥或者神仙姐姐,然后在幻想破灭以后留言说您的形象算是毁了。比如我这个咸鱼画手就是白天搬砖晚上画图穿着睡衣刘海没洗脸如僵尸而且性格阴沉不讨喜不要存留任何幻想


PS:对于催图,有的画手觉得是动力,有的画手觉得是压力,不能一概而论,总而言之,就是谨慎催更。


7.评论以外的勾搭方法


如果和太太同处一个冷CP:住在同一片冻原上就是一家人了,只要你回复太太,太太就是你的了(基本上)


如果和太太同玩一个游戏:可以加好友呀!但是要考虑玩太嗨以至于太太人间蒸发打上全服前10走向电子竞技巅峰再也不更图的可能性


如果太太喜欢猫而你恰好有猫:日常晒猫,太太会来云撸的。


如果可以投喂太太:投!喂!他!(当然要适当考虑太太是不是不吃辣, 或者有不吃包装设计难看的食品的强迫症)


如果你是写手/手作家/画手/剪刀手等粮食产出者:产出粮食,然后太太就来勾搭你了(ノ)`ω´(ヾ)


8.注意留出人际交往的安全空间:


错误举例1:太太窝喜欢你的图!太太窝喜欢你!太太我已经摸到你的学校你的单位你的住址了我愿意每天潜行在您身后10米的地方保护您的安全!


错题点:虽然可能只是这么一说,但是人家已经报警了。


正确举例:请按照 成为脸熟ID→聊过天→成为好朋友→愉快面基→成为日常见面亲友 的顺序正确接触一个网上的陌生小伙伴。


错误举例2:太太我喜欢你的图!我已经把你画的特别带感的小黄兔安利给你母上大人了!我已经把你上班摸的1000转的鱼安利给你的顶头上司了!我已经把你画在考试卷背面的特别传神的师生paro安利给你的班主任了!太太我想把你安利给全世界好不好呀?


错题点:次元墙塌得如此猛烈,太太已经跳河了。


正确举例:世界上有一些社恐的人希望只和萌点相同的人聊起自己萌的东西,七大姑八大姨那种我家XX可厉害了出书了还是R18的介绍对他们来说是致命的。如果一定想要安利给三次元不相干的人,请按照 安利原作→安利CP→安利CP画手 的顺序按照基本法卖安利。


9.关爱咸鱼画手


我造大家想要的画手小伙伴是那种高产又高质,脑洞分分钟,有的时候还会为你画脑洞的理想型画手,但是请也请爱护我等年更一张图的手残画手和三庭五眼尚在摸索中的小透明画手,万一他们哪天就成长为了日更千图的画手和原创漫画家了呢~


特别注明:不是每个画手都愿意被称作太太,以上的画师太太只是个人对于画手群体的代称

整理一下自家車庫

冷爭妍:

之前聽說,微博有段時間連圖片也可能和諧鎖號之類,所以把車車在這邊補個圖片檔,以後也不用來留郵箱跟我要車了(圖片應該都能看到吧?!)


之後可能就會把微博上的鎖起來了(不知道這樣行不行喔)當然也有可能我想太多啦,反正閒來無事想整理一下自家車庫嘿嘿嘿嘿嘿。


【忘羨】來呀相互傷害呀


09101116-2


【忘羨】撿到一隻小汪嘰


07091017、番外01 02 03


【忘羨】如果二哥哥穿回69章


08倒立11


【忘羨】毀童年之舞鞋


不知所云之一不知所云之二


【忘羨】鳥籠裡的紅玫瑰(旗袍羨)


0102

忘羡:《逐萤》

冷爭妍:

防和諧先轉載好吃的肉❤️💕❤️💕


月弓:



*因为重看繁体版书而冒出的脑洞




*其实是从第一次看就有的脑洞,终于把它写了出来




*原作取向












《逐萤》




 




 




夜中,静室内漆黑一片,香几中檀香早已燃尽,其余韵却犹存,清冷更添飘渺。




蓝忘机自梦中醒来,下意识一摸榻旁,愣是扑了个空。




他翻身下床,竟不觉得有何不妥,只当这份惆怅是因梦而起,眼前还有更引起他注意之事。




房中竟出现流萤,悠然在半空中飞舞,冷凉幽光星星点点,忽明忽灭,降临在蓝忘机寂静蔓延的身周,萦绕不绝,然伸手欲触,却又如雪花般逐渐散去。




转眼,流萤已尽数消解。




他取外衣穿上,便听室外传来一阵轻响,声量不大,却在这万籁俱寂的夜里很是突兀。随即取案上避尘,佩剑而行。




只是当他走出门外,出声者便已机警地噤声,他只好继续循声而去,绕了云深不知处外墙搜寻,却是一无所获。




没来由地心怦怦乱跳,在连虫鸣鸟叫俱无的此时,这急促的心跳声竟有些震耳欲聋,蓝忘机紧紧地按住心头,抬眼又见那稀疏几点流萤明灭,正在墙头处似星光流淌,他浅霜般的眸渐渐放大。




果然就见一道修长身影自墙头出现,将流萤扑了满怀,而来人却恍若未觉似的,左右抱着两只圆胖光滑之物,翻墙而下。




云深不知处有宵禁,蓝忘机自是再清楚不过,如今他却眼睁睁看着此人跳入境内,将怀里两坛酒轻轻放到地上,整了整衣衫。




而直到那人抱住酒坛,静悄悄迈起猫步时,他才微分脚步,自暗处走出,那人一听足声,整个人跳了一跳。




「谁?!」魏无羡忍不住叫道,随即压低声音,「你怎么跟鬼似的,想要吓死我啊!」见他沉默,魏无羡抱紧了怀中两坛酒,「你这人怎么不说话,古古怪怪的?怎么?看你戴着抹额……果然是来捉我的吧?」




蓝忘机搭上自己额角,罕见地微微皱眉,「你……天子笑?」




魏无羡见他提着佩剑,想定是来巡夜的,却也不甚在意,「是啊,姑苏产的名酒,你们蓝家这么严格,想必你是没喝过的,不如我分你一坛,你就当作没看见我行不行?」




蓝忘机更是一阵眩晕,此情此景,如此熟悉,却又有些不同,以往他午夜梦回,俱是平淡地重现二人这场初遇,他经历过无数次同样的梦境,却从没有像此次,如此真实、如此不同。




只因他早已察觉自己身在梦中,故发展和先前有了出入。奇怪的是,他既已知自己身坠梦境,竟无法立即苏醒。




「我知道夜归者卯时末不可入内,可你既然已让我进来了,那可不可以就当作没看到?我发誓,以后我若是发现什么好东西,一定第一个告诉你。」说着居然把一坛天子笑凑过来,凑到蓝忘机怀前。




此刻他才发现,自己居然高魏无羡半个头,时光于他竟并无倒转,而魏无羡却还是那样年少青春、神采韶秀,他看着在流萤清光下目色如星的少年,竟鬼使神差地收下了贿赂。




见他似是允了,魏无羡大喜过望,一时竟不想走了,好奇地侧头看他,一头随意扎起的长发掠过他握酒的手,令他怔忡不已。




「蓝兄!看不出来你竟是这样的!难道你也馋这酒?我犯禁了,你不把我从墙里扔出去就算了,居然也不打我!」




蓝忘机定了定神,凝眸道:「不扔也不打你。」




「好好好!」魏无羡眉开眼笑,抚掌道:「你对我这么好,从今以后,我们就是好兄弟了。不如,天子笑你一坛、我一坛,明月在上,我们今天就好好喝一通……唔!」




匡当一声,两坛酒都被碰倒在地,酒香自坠落的地面散开,钻入口鼻,而少年魏无羡则入了蓝忘机厚实的怀抱里。




「不是兄弟。」蓝忘机揽住魏无羡还略嫌纤细的肩头,「不要兄弟。」




「你怎么了?!」魏无羡又惊又叹,他辛辛苦苦从山下弄来的两坛酒都没了。「你这人怎么那么奇怪啊?」




怀里的人不停扭动,还伸出沾了酒香的手与他比较额温,蓝忘机便将手臂收得更紧,他与少年魏无羡此时的身高差,正好是能令他一低头便能在额上落吻的角度。




他拂开魏无羡的额发,缓缓低头,有意无意地擦过他光洁的额肤,轻得只像是发丝掠过。




魏无羡慢慢地不挣扎了,被他的温情感染,竟是乖巧地贴住他的胸膛,双手搭住他的腰带,好奇地转着眼珠子。




「你到底怎么了呀?」




他只是道:「魏婴。」




「你……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蓝忘机没敢应,亦不去瞥漫天流萤飞舞。




魏无羡只感觉脸上一片又温又软的东西干燥地滑过,他忍不住瞠大眼,却又被那轻柔的触感给一吋一吋地抚得浑身发软,纤长的睫羽搧着搧着便闭上了眼。




最后那感觉停在了唇角。




魏无羡本能地迎合,一来一往间,竟渐渐地去追逐那抹柔软的所在,主动地仰头凑上去。




他才发现,那唇竟是微凉而颤抖的,方才没有察觉,是因为他才是低温的所在,而如今他暖了,蓝忘机却冷了。




「你这人……好奇怪……」他轻声在吻中试探道,「你这样,是不是喜欢我?」




你喜欢我?




蓝忘机是从不说谎的,可很多事情,谁人不问,他亦不会主动告诉谁人。




他轻抚魏无羡的背脊,那饱含力劲而蓬勃的年少身驱,他更是第一回触及,不觉有些出神。




魏无羡放开了他,觉得他很是奇怪,犯禁放过他就算了,还这样抱他,他抬手摇了摇他的肩膀,满脸的懵懂,「男人跟男人……可以互相喜欢的吗?」见他浅淡的眸里仍是一派沉寂,又道:「……我开玩笑的,你别介意,我看的话本里面,能这样做的好像只有男与女呀?而且会这样的,难道不是喜欢了对方吗?我……」




还没说完,又被蓝忘机一吻堵住了嘴,绵软的唇瓣相依,互相厮磨辗压,魏无羡虽双眼茫然,却并不是排斥的,他忍不住屏息,微微露出鲜红的小舌,蓝忘机略略迟疑,这才缓慢地将他露出的湿软吸吮过来,小心翼翼地汲取那甘美的津液,与他唇舌交缠,待他几乎窒息,蓝忘机才放他一马。




蓝忘机镀了荧光的眸看着他,「可以的。」




魏无羡还微微喘着,眼中水光滢滢,「唔?」随即反应过来,梦呓道:「哦,你喜欢我。」




蓝忘机坦然颔首,只觉满地的天子笑兀自流淌着醇厚的酒意,把他给熏得醉了,他才能因而豁出去似的。




流萤拂过,蓝忘机低低沉沉的嗓音令魏无羡心里发软,复又轻轻抱住了他。




蓝忘机避过那些碎裂的酒坛,将抹额摘下来,系到魏无羡手上,将魏无羡放倒在地,双腿分开,高出他半个头的身子覆到了他身上,在敏感的颈间落下吻雨。




他觉得好笑,「你绑着我干嘛呀?我又不会跑了,你解开我。」




蓝忘机依言解开了他的衣带,魏无羡大惊失色,「不是让你解开那边,唔……」下面的话又被堵了个密不透风,蓝忘机一吻将尽,道:「嘘。」




不一会儿魏无羡就被剥了个精光,臀肉之间亦有异物逐渐侵入,他轻呼一声,竟也不知反抗地忍受疼痛起来,被月色镀了银白的身驱起起伏伏,双手攥紧了地上青草,喘息流泻而出,萤火点点落在了清俊的脸上,冷光闪烁,令他不禁恍惚,露出着迷的神色。




蓝忘机进入之时,有些迟疑,那乱舞的流萤锲而不舍地追逐他们每一次的动作,每当牠们而拂过眼前,蓝忘机便觉更醉。




他伏在魏无羡身上,挺进坚实的身驱,每一次的捣进,都令他如登云霄。




他捉住了魏无羡在草地上研磨的臂膀,握住了他劲瘦的腰身,不住抚弄,胸前那两点殷红,亦是缀了红圈片片。




他在魏无羡的身体里,深深地感受了被包覆的暖意,他也弯身抱住喘息不已的少年魏无羡,将雪白的脸颊贴在他的脸庞,头抵在丛生的草地上,紧紧将他拥住,让他也能感受到这份温热。




「魏婴,我心悦你。」




他垂下了眼睫。




耳侧传来窸窣的衣物摩擦声,他一低头,便见魏无羡正为他拉开衣衽,除却他的腰带,落下的洁白外衣正覆上魏无羡赤裸修长的身驱,将他整个人罩住,此时四周的荧光蔓延到了眼前,被除去衣物的身子徒然一凉。




他睁开满布花白的眼皮底子,眼前一张与魏无羡相异的清秀面庞,正笑靥灿然地看过来。




咚的一声,他从床上滚了下去。




那笑得暧昧的男人托着腮,大片赤裸的胸膛横在床前,蓝忘机顿时稳不住脚,好一会儿才站起来,摸了摸自己被扒去一半的上衣。这时床上人亦拉起了棉被,遮住自己的上半身,露出光滑的肩头。




蓝忘机:「你……」




魏无羡眨眨眼,「嗯?」




「昨晚,我……」




魏无羡逮到机会,俏皮地一眨单眼,睫羽一拂,令蓝忘机想到梦中少年魏无羡眨巴的长睫,不禁心跳漏了一跳。




「昨晚你好奔放呀,含光君。」




被喊做含光君的蓝忘机一顿,只觉自己愧对此称号,「……」




「昨晚的事情,你什么都不记得了吗?」




他只觉一头温润的热血全数褪去,从脸冷到了脚底。




还在风中凌乱,魏无羡就赶紧证明他下身并未褪去裤靴,「好个贞烈男子,含光君,我不过脱了咱俩的衣服,开个玩笑而已。你清白之身尚在,没有被玷污,请放心!」




他哪能放心得了!蓝忘机内心都在咆哮,脸更是白得如纸,身子僵得恍若冷冻。他还真不知道自己喝醉后会干出什么事情来,最糟的莫不是如梦中那般了?若是如此,后果如何,他真不敢想……




魏无羡自告奋勇去买早点,得意洋洋地遁了,蓝忘机却好段时间没缓过来,外衣被扒了半件,却也不须多少时间便能穿妥,他在房中站了好些时间,才挪动步伐,狠狠地洗了好几把脸。




他推开窗棂,远远看到魏无羡在楼下一处台阶上坐定,与玩着角色扮演的孩子们言笑晏晏,晨阳落在他的身上,光色斑驳,恍似他梦回时所见的流萤点点,只是这光澄澈金黄,比之暖了许多,纾解了他郁结的心。




他抬手握住一片洒来的日光,方才褪尽的血色又缓缓地回到脸上,在这不为人知的时刻,他清隽的唇角极淡极淡地,勾起了与魏无羡相似的弧度。




二人再次踏上世路,魏无羡笑着与他并肩而行,蓝忘机不动声色地看他滔滔不绝,目光紧紧跟随。




亦是从未离开过。




 




 




《逐萤》终。






© 千嶂石岩|Powered by LOFTER